深圳市希望社工服务中心
立足青少年群体,发展多领域专业社工服务
督导手记
辅导者还是社会工作者
时间:2013/01/07 12:08  浏览:Loading...
辅导者还是社会工作者
                            ——社区工作法培训带给一名学校社工的反思
 
        作为一名社会工作大学毕业生的我来说,如果被问及社会工作三大方法中最能体现社工专业性的是哪个?我一定会回答是小组工作法和个案工作法,特别是个案工作法,最能体现社工的专业性,体现我们是专家级的人才。因为这两个工作方法太需要技巧了,如果不认真学习和多次磨练,是很难在工作中给服务对象提供服务的,甚至让服务对象很直接的看出你是“不专业的”。我欣喜自己的专业和工作有这么多技巧可以运用,可以让我与其他人不同,让我掌握别人不会的或者不重视的技巧,所以服务对象需要我们的技巧,社会也需要我们的技巧。这个观点一直到培训前都让我沾沾自喜,让我不能再多问自己一句“这是为什么?”

        刚入学校服务时,时常碰到这样的问题“学校社工和心理老师到底有什么区别呢?”甚至我的朋友、秘书长也都曾问过我。我倾向于这样解释:学校社工是很主动的,擅于用系统的角度看待学生,不把学生的问题当作学生自身的问题,而是他周围的环境需要改善,我们都尽可能帮学生改善周围的环境,从而使学生更好的成长。而心理老师则倾向于将眼光放在问题的治疗上。较少放在服务对象周围环境和个人潜能发展上。对,你看到了,我是在用生态系统理论来解释和回答这个问题。这应该是给提问者一个较好的回答了,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难啊!环境真的是那么好改变的吗?答案是否定的。改变环境过程中有太多的禁忌和无奈,当我试图用小组和个案两种方法为学生做辅导时,发现他们在我面前可以把状态调试的非常好,而再次见到他们时总有状态的反弹。他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没办法啊!”“他们不听我的!”“你去帮我说说吧!”。我真的开始这样的行动了,老师脾气不好“骂”哭了案主,我找机会和老师聊,当最后我透露出“如果用更缓和的方式,学生可能会更加接受”的意思时,“那,我始终就是这样的教学方法”;当家长不给学生自主空间,让孩子感到每时每刻都处在家长监视状态下时,我用学生自主能力欠缺的评估来向家长争取给学生每天两小时的自主时间。家长说“那太多了,半个小时够了。怕他搞坏事”。看吧!改变学生周围的人真的会面对很多无奈,更何况还有应试教育体制的诸多禁忌都是我们无法碰触的了。

        曾经一度沉浸在学生对我的依赖和他们在我面前满足的笑容里,也为心理老师主动请学校社工这个第三方力量跟进学生而高兴(因为他也觉得老师的角色让学生对他心理辅导的角色有混淆)。但是时间久了,总感觉工作自己的工作和心理咨询师很像,因为很难从环境找到突破口,所以较多的时候还是会从学生自身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我还是一个社工吗?我还是!但现在你和心理咨询师的区别在哪里呢?坦白的说,我陷入苦恼的思考中······。问题回到最初的最初。什么是社会工作和社会工作者呢?简单说社工是一种职业,他帮助弱势群体,预防和解决社会问题,促进社会的和谐,促进社会政策的改良。社会工作者是一群有专业素质的并以助人自助为理念和遵循社工职业操守的工作者。回顾这个问题可能让人觉得可笑,可我偏又从中受益良多,它让我再次体验了社会工作的“社会性”“主动性”和“平民性”。

       这次培训的讲师甘炳光教授认为:“包含了社区工作元素的专业实践才能真正体现社工真谛;全面地发挥社工精神”,我深以为是。他也直接帮我回答了苦恼的思考,“社会工作者是应为社会而工作的,是有他社会本质和社会目标的,这也是社会工作不被称为辅导工作、人本工作或关爱工作的原因”。学校其实也是一个大的社区,特点是同质性很高罢了。“如果我着重改变个人和关照个人需要,那么社会工作的‘社会性’很容易被淡化,甚至出现‘程序化’和‘指标化’的现象,这些都偏离了社工的真正精神”。作为“大社区”里的一名社工,担负有发动社区资源,推动社区发展的义务,工作中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做一个推动者,推动“社区参与”,发动社区资源去推动“社区”的发展。社工要做“社区”成员的同行者,与“社区”内的成员一起工作,而不是为“社区”成员工作。

        的确,作为岗位社工的我,较少关注社区工作方法,原因如我前面所说。但甘炳光教授这样一天主要指导社区服务中心工作的培训,让我这名学校社工头脑里闪现了一束光亮。我其实还是一名社会工作者不是一名辅导工作者,我有我的专业使命和机构使命,我与心理老师最大的不同应该是我的工作所具有的“社会性”“主动性”和“平民性”。过于看重技巧用专家的形象来向大众展示“拳脚”,或许是想更快的获得社会的承认,但这样太容易让社工迷失自己了。

        如果你现在问我社会工作三大方法哪个更体现专业性?我会回答你:作为社工应该有发展的眼光和全局的思考,因此,这三个工作方法都是我们工作和成长的必须!

        结语:感谢陈锦棠博士、易松国教授和甘炳光教授,感谢他们给我们这些年青人再次注入对社工发展和职业理想的希望,也谢谢他们提醒我们,我们确实需要用成果来争取我们的专业地位。感谢壹基金出资这次培训,让我们有机会再次成长。

        注:本文作者引用甘炳光教授观点,均出自培训讲义《社区工作概论》、《社区工作在社会工作实务中的重要意义》。
 
 
 
 
0755-83180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