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希望社工服务中心
立足青少年群体,发展多领域专业社工服务
社工心得
一场寻觅,以我之名
时间:2014/03/18 21:32  浏览:Loading...
        一隅偏处,都市晦暗,倏忽风起,天地倒悬。
        苍穹载漏,雨珠若沙,淅淅沥沥,知始忘终。

        还没出了正月,老天爷的脸就变了好几遍。这个冬夏之交的时节,这段疲极求索的旅程,这个青春游离的年纪,我虽错过了家乡漫天满眼的飞雪,却陷入了鹏城的霏霏细雨中。不劳屈指从头算,日日历尽在心中,离别北国春城,涉足南海之滨,时已两月有余。

        我是个谨慎的人,却总在关键时刻犯糊涂,偶有决定,也常追悔莫及。四年前的那个酷暑时节,空气中氤氲的水汽弥漫着焦虑,不尽如意的成绩让人没有择取的余地,失望慌乱的情绪也让人失去复读的勇气。没有办法,我只能留在那座从小长大的城市,选择一个叫做“社会工作”的专业。讽刺的是,在那之前,我从未听过这个名词,也不知道它究竟代表什么;而它,竟决定了我此后四年的生活,甚至害我以为自己被逼上一条绝路;更没想到的是,四年后,第一份正式工作,千里之外,我竟在这条陌生的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说,面对“社会工作”这个领域,四年前,面朝校门充满渴望的我,脑中满是懵懂,那么,四年后,背对校门心怀眷恋的我,心中则充满了疑虑:呆板的书本知识,互斥的思想碰撞,零散的理论体系,可怜的社会实践,四年大学生活究竟带给我什么,“社会工作”把我领进门,又推我出门,究竟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改变?

        射手座的天性是自由,也毫不讳言常常绞尽脑汁强迫自己。站在青春的尾巴上,我必须弄清这些困扰我四年的问题。既要给我的大学生活划个句号,也要给我亟待喘息的生命点个逗号,暂借片刻,聊以慰藉。于是,简单的行装、匆忙的启程、一路的风景和摇晃的绿皮火车,站在深圳站刺眼的阳光下,我才找到那个迷失的自己。在这里,所有旧的想法将和新的碰撞、共存、融合,所有的未知都将在经历过后变成已知,所有的疑虑都将在新生活下得到解答。
  第一场参与的运动会,第一次筹备的活动,第一个开展的咨询,第一次接受的督导。那么多“第一”,毫不犹豫把我从熟悉环境中剥离出来,去除所有青春韶华的骄傲,遮挡一切年少无知的光环,从“零”到“一”,从“一”做起,底自己到尘埃里。每步果断跨出都是新的,每次思想碰撞都是新的,每场学习助益都是新的。

        这两个月每个将要出门的清晨,每个踏进家门的傍晚,我都望向镜中微笑的自己,庆幸,这座陌生的城市,让我遇见全新的自己。

        这座城市的遇见,让我遇见那么多简单纯粹的同工,遇见他们脸上干净真诚的笑容;遇见那么多自由快乐的孩子,遇见他们身上愉悦活泼的气息;遇见那么多新鲜闪耀的思想,遇见它们包含触碰冲击的内涵,这场遇见,让我的头脑变得丰满,困惑变得不再。生活原本就应该是简单的,曾经的师长、朋辈,甚至是路人,都曾经在我们成长的路上施以援手,支持我们勇敢前行;而今,我们站在助益者的位置上,需要做的不是“领航者”,不是去教会孩子们怎么想,怎么做,而是要做一个“同行者”,风雨同行,不求收得满园硕果,只求在孩子们成长路上滴下汗水,他们成长,我们也成长。

        有种教育,它有个充满爱意的名字,叫做陪伴。

        生命就是场行走,只知道起点,不知道终点;走累了终要停下来,停久了终要走下去;总有些弯路,不得不走,总有些坎坷,避无可避。身旁的人可能与你同行一程,他们或讲你不曾见的风景,或与你同处屋檐下躲避风雨,或解你一路行来纠结之困惑,或望你前途指点迷津。但,一程,只这一程,真正的路,还要你自己走。

        见所未见,识所未识,只两月,仿佛重见天地。粗浅的困惑已尽解答,更多的问题也变得具相,求学求教,终有回音。疑虑产生、丰满、求索和解答,历此种种,我相信必变我为全新的自己。我常常告诉自己,疑虑尽解之日,也是离开这城市继续寻觅前行之时。

        在此之前,这座年轻的城市,这个年轻的行业,这场年轻的寻觅,一众像我一样年轻的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赵丛乾)

0755-83180868